雄关漫道真如铁——探访娄山关

雄关漫道真如铁——探访娄山关
(绚丽70年·斗争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雄关漫道真如铁——看望娄山关 新华社贵阳7月11日电 题:雄关漫道真如铁——看望娄山关 娄山关赤军战争遗址处的一座吊桥(7月4日摄)。 娄山关,一个在我国广为人知但又有些生疏的姓名。 它,距遵义城区约50公里,是衔接重庆和贵州交通要道的重要关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它,因赤军长征在这儿打响两次战争而彪炳史册、蜚声中外,成为人们神往的革命圣地; 它,也因关上千峰万仞、重峦叠峰、峭壁绝立、地形险峻,而代指“难以霸占的艰难险阻”。 为什么赤军会在如此易守难攻,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的娄山关两次与敌军激战?现在娄山关又是什么容貌?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从遵义城区动身,沿G210公路直奔娄山关。 进入娄山关古镇,公路旁旅馆、客栈密密麻麻,这儿现已被打造成了赤色小镇,每年前来观赏的人将近30万。 再行车10分钟,就到了娄山关赤军战争遗址陈列馆,来访者在这儿重温前史。 游客在娄山关赤军战争遗址陈列馆观赏(7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1935年1月7日赤军长征途中占据遵义。次日,朱德指令赤军部队“向娄山关侦查行进,驱赶和消除该地敌人”。1月9日赤军从关南建议总攻,迅猛杀上娄山关。这场成功为具有“巨大转机”含义的遵义会议的举行发明了有利条件。 娄山关的第2次战争发生在1935年2月。二渡赤水后,赤军回师占据桐梓,攫取娄山关,二占遵义城,击退和消灭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赤军长征史》记载,这是在毛泽东等指挥下,发挥赤军运动战优势所获得的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成功。这一成功,极大地鼓动了三军的士气,狠狠地冲击了敌人特别是蒋介石嫡派部队的气焰。 在赤军占据娄山关后,毛泽东即兴填词《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漫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当今跨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但实际上,数十万敌军仍然跟随这以后。前方还有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等在等着赤军。 后来毛泽东在这首词的自注中写道:“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畅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境是沉郁的。” 从陈列馆出来,在愈大的风雨中,持续前行就来到娄山关山脚,从这儿步行上山。 游客从刻有《忆秦娥·娄山关》的石壁前通过(7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现在的娄山关,两边仍然山崖峻峭、峻岭横空,高峰处依稀可见布有弹痕的壕沟和掩体,它们已被当地政府归入战争遗址的维护规模。穿行于险峰夹峙间的关口古道已被拓展并平铺上坚固的柏油,往复车辆不断从刻有《忆秦娥·娄山关》的石壁前通过。 重读这段鸾翔凤翥、豪放豪放的文字,我国革命转机时的悲凉与欢喜,迎着雨雾滚滚而来,使84年后的访问者感到时不我与。 从前的阵地上矗立着一座赤军纪念碑,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刻着张爱萍将军的手书“遵义战争献身的赤军勇士万古流芳”。一所当地干部学校的学员们穿戴赤军军服,手举“不忘初心、紧记任务”的横幅,正在合影。 在娄山关战争中挂彩的红三军团四师司令部侦查顾问孔权后来改名为孔宪权,当了遵义纪念馆的首任馆长,年复一年历来这儿的人叙述娄山关和遵义的故事。后来他的孙女也当过讲解员。 81岁的肖开基白叟住在娄山关脚下,也是一位责任讲解员。他说,他的哥哥肖开模从前帮赤军带过路,“哥哥头上戴着柳条帽,以逃避敌机轰炸。” 肖开基退休前是娄山关景区的卫生管理员,特别喜爱听老赤军讲长征故事,退休后,他仍然风雨无阻历来娄山关的人们叙述那段前史。 “长征很不简单,我要把这儿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让他们好好爱惜现在。”肖开基说。(新华社记者张瑞杰、李惊亚、马云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